《探索·发现》“历史不容忘却”系列:恶魔的女仆

【发布日期】:2021-09-04【查看次数】:

  日本侵华期间,极负盛名的川岛芳子,不但在中国窃取情报,而且还参与了“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和“满洲独立”等重大活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一二八事变”以及偷运末代皇后婉蓉等事件,被人们称为日本谍报机关的“一枝花”。

  1948年3月25日,随着民国第一监狱的一声枪响,川岛芳子却被民国政府以汉奸罪处死;而且有人认为,倒在枪口下的只是找来的替身,川岛芳子躲过枪决,永远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外……

  □川岛芳子被捕后被关押在民国第一监狱。当时川岛芳子一案审理过程中的最大问题,就是该如何确认她的国籍。

  法庭指控川岛芳子是一名汉奸,即认定她是一个中国人。但川岛芳子本人却矢口否认,她声称自己是日本人,并要求法庭到日本去做调查。

  谭朝炎是宁波大学历史系教授。当年,谭朝炎的父亲曾作为民国政府派出的宪兵观察员经历了审判川岛芳子的全过程。谭朝炎介绍说,国籍决定了她是间谍还是汉奸,这在量刑认罪上是有很大差别的。

  在1947年的川岛芳子案件的最后审判中,有一份至关重要的文件从日本寄来,文件是由她的日本养父川岛浪速写的:“川岛芳子,即华裔金壁辉,乃肃亲王善耆的第十四王女。只因鄙人无子,从芳子6岁起,由王室进至我家,于大正二年十月二十五日正式成为鄙人之养女……”从这份证明看来,川岛芳子肯定是中国人,而且还不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

  川岛浪速,通晓汉语,甲午战争和八国联军侵华时,在日军中任翻译官,由于他曾协助肃亲王参与交涉过慈禧、光绪皇帝回銮北京事宜,因此深得清廷信任。

  1911年武昌起义结束了清王朝的统治,1912年2月,满清最后一个皇帝溥仪正式宣布退位,所有的皇亲国戚都作鸟兽散。伪满州国史研究专家余海鹰介绍说,善耆是个复辟狂,他不承认清朝覆灭,一心要搞复辟,因为跟川岛浪速关系非常密切,结拜成兄弟,所以他把这个川岛芳子(当时叫显子)送给川岛浪速作为养女。

  谭朝炎认为,善耆之所以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托付给川岛浪速,是看中川岛浪速所背靠的日本法西斯的这种政治实力,也就是说,将来川岛芳子成人以后,就是要借助日本法西斯的扶持匡复皇室。而川岛浪速方面之所以很愿意接收,主要因为日本法西斯对中国的侵略需要,它肯定要找代理人,而代理的人最好就是中国人。

  □1928年的“皇姑屯事件”中,川岛芳子给日本谍报机关留下了第一次深刻印象,而真正让川岛芳子声名鹊起的,还是她秘密携带晚清皇后婉容到达东北的行动。

  1928年的“皇姑屯事件”中,川岛芳子给日本谍报机关留下了第一次深刻印象。当时,奉系军阀张作霖是关东军在东北的最大障碍,于是关东军决定实施暗杀,为此就必须要搞清楚张作霖出行的规律。据说,川岛芳子利用美色,顺利探悉到了张作霖专列回行奉天的时间和路线,让他被炸身亡。虽然此时日本谍报机关已经掌握了这一材料,但是他们还是非常欣赏川岛芳子的才能。

  川岛芳子这次任务完成之后,就有了“东方玛塔·哈丽”的称号。玛塔·哈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法两国之间的双重间谍,她最拿手的就是利用自己的姿色去窃取情报。

  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关东军迅速控制了东三省,他们需要尽快在东三省建立起一个傀儡政权,日本人秘密将溥仪从天津偷运到了大连,但由于皇后婉容的强烈神经质,不好应付,因此溥仪走之前为了避免声张而没有带走婉容。等到溥仪安全到达日本人控制的旅顺时才决定来接婉容。日本人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川岛芳子。

  余海鹰介绍说,川岛芳子在溥仪离开天津10天之后,一身男装就来到溥仪在天津的公馆,拿着溥仪的信给了婉容。此时婉容也很着急,因为10天了溥仪上哪儿去她不知道,再加上来的是川岛芳子,当时公馆里的人都很熟悉她,也相信肃亲王的这位十四格格,这样婉容就按照川岛芳子的安排行事。在晚上,开来了轿车,打开后车厢盖,婉容进到后备箱里藏好,然后轿车开出了公馆,先到一个日本人的住处,然后在第二天坐日本的商船抵达大连。这一路都是川岛芳子的安排和陪同,这样婉容也被关东军偷运到了东北。

  1932年3月1日,伪满洲国成立,溥仪8日到达长春正式登基,当上了傀儡皇帝。这也是川岛芳子生命的制高点。

  她俨然以开国元勋自居,在她看来,其生父肃亲王对自己的期望终于有了结果。她也为自己赢得了一个相当的殊荣———伪满洲国安国军总司令。

  但正是因为这个安国军让她和日本人的矛盾也凸显了出来。谭朝炎认为,日本法西斯是不愿意伪满洲国建立以后,还要建立一支军队的,这打乱了日本法西斯的计划,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双方产生了很大的冲突。

  安国军最终被勒令解散。1942年,川岛芳子因殴打日本宪兵,被押返回日本,但她时刻也没忘掉自己要在中国完成的事业。

  □1945年10月,即在日本投降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川岛芳子被捕,关押在位于北平北城的民国第一监狱。

  1943年,川岛芳子回到了中国北平。靠着她的特殊身份,先后担任了伪华北人民自卫军总司令、北平满洲同乡会总裁、留日学生会总裁等职,继续推行她的一贯主张。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抗日战争取得了胜利。川岛芳子的处境开始变得岌岌可危。有人曾劝她逃回日本或逃往内蒙古,但她没有同意,仍然与她的秘书小方八郎等人住在北平的东四九条34号的家中。

  1945年10月10日,也就是在日本投降还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川岛芳子被捕了,随后她被押往了位于北平北城的民国第一监狱,也就是原来的日本占领军陆军监狱。

  川岛芳子在第一监狱一直住到了第二年的7月,此后她被移送到了河北省高等法院羁押,等候审讯,这期间,针对川岛芳子的起诉书逐步完备。

  起诉书的主要内容是:金壁辉,即川岛芳子,亡清肃亲王之女,成长于日本;九一八事变后返国,往来于平、津及敌国、满洲之间,从事间谍活动;曾任伪满皇宫女长官及伪满留日学生会总裁,溥仪游东京时负责接待;组织伪安国军;七七事变后,向敌建议利用汪精卫组织伪南京政府,反抗祖国,延长战祸;在日本用文字和广播,发表我军政内情;图谋复兴满族,统一中国,唆使伪帝溥仪迁都北平。

  □1947年10月8日下午2时,在西侧的司法部街,也就是今天人民大会堂所在地的北平地方法院庭,民国政府对川岛芳子进行了第一次公审。

  10月15日,在北平地方法院后花园开设的露天临时法庭上,对川岛芳子进行了第二次公审。川岛芳子在几千双眼睛的注视下,被押解到了被告席上。目击者说,川岛芳子当时略施脂粉,中等身材,体态丰盈,宛如一个中年男人。这第二次的公审,盛况依旧如前。

  最后,公审终于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内完成了,公审时川岛芳子头脑清醒,她当庭承认了自己的身世和过往经历,但坚决否认自己叛国,川岛芳子很清楚,如果承认叛国,那么她将会被以汉奸罪而处死。

  1947年10月22日,河北省高等法院在第一监狱准备对对川岛芳子进行宣判。人们看见,川岛芳子穿着黑呢子大衣,绿色西装裤,黑色皮鞋,面施脂粉,短发光亮,似乎曾作过一番修饰。当她被解到法庭时,神色好像非常愉快,左顾右盼,频露笑容。

  当川岛芳子听到了对她的判决后,却“面容陡变,眼泪盈眶,然犹故作镇静,低头干咳不已。”法庭的判决是这样的:“金壁辉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处以死刑,剥夺公权终身,全部财产除酌留家属必需生活费外全部没收。”

  判决结束后,主审官补充说明了判决理由,其中在谈到对川岛芳子的国籍认定时说:“被告自称为中国血统,日本国籍,但其父肃亲王为中国国民,金壁辉当然为中国人。其取得日本国籍,乃其养父川岛浪速代办,不足为证。根据其所犯罪行,兹以惩治汉奸条例第二条第一项第一款处以极刑。”显而易见,法庭对川岛芳子的辩解根本没有理睬,而是非常坚决地认定她是中国人无疑。

  □枪决川岛芳子的日期被定在了1948年3月25日上午6点45分。当记者到达后,监狱大门却紧紧关闭,除了允许两名美联社的记者进入外,其他的记者全被拒之门外……

  枪决川岛芳子的日期被定在了1948年3月25日上午6点45分。尽管当局百般遮掩,雷锋高手坛123。还是被不少消息灵通的记者打探到了,然而,当记者到达后,监狱大门却紧紧关闭,除了允许两名美联社的记者进入外,其他的记者全被拒之门外。

  大门关上后,行刑便开始了。谭朝炎介绍说,把她从牢房里边提出来的时候是清晨。叫她的时候她还没有起床,是被叫醒的,当时她还感到很突然,后来她意识到可能今天要对她行刑。然后,她被带到一个菜园,当时行刑的环境已经布置好了。典狱长问她,今天对你执行死刑你有什么话要说?川岛芳子提出了要求,第一是写一封家信,www.5ggggg.cc,第二洗个澡,换换衣服。典狱长回答说写家书可以,洗澡不行,时间不允许。

  随后,典狱长给她拿来了纸和笔,问她要不要坐下来写,被她拒绝了。然后川岛芳子就站着写下了几页纸,是一封写给他养父川岛浪速的信。写完信后,行刑者便对她举起了枪。

  谭朝炎介绍说,第一枪在扣扳机的时候没有响,惹得典狱长有点恼火,后来重新调整了一下,第二枪打响了,我父亲当时作为观察员也在场,他说当时川岛芳子被子弹打得面目全非。这为后来的替身说提供了口实。

  枪响过后,监狱的大门突然大开,在外等候多时的记者们蜂拥而入。记者们在地上看到了一具刚被执行了死刑的女尸,有记者后来描述到:“该尸头南脚北,弹由后脑射入,由鼻梁骨上射出,头发蓬乱,满脸血污,已不能辨认”。

  这样一来,记者们更加怀疑了,他们认为,枪决选择在监狱内秘密进行,并且违背诺言,不让记者观看行刑过程实在可疑,再加上尸体已经面目全非,根本无法判断是否是川岛芳子,因此很难相信川岛芳子真的死了,被枪决的只不过是川岛芳子的替身。

  而宁波大学历史系教授谭朝炎认为,我父亲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感到很惊奇,认为这是空穴来风,无中生有。他说不可能有替身的这种情况,从牢房里边提出人来时他已经看清楚是川岛芳子,对川岛芳子的行刑是确凿无疑的,就是她本人。

  谭朝炎认为,川岛芳子对中华民族可以说是犯下了累累罪行,她所参与的甚至主动策划的一系列事件,完全构成了对民族的一种犯罪,对她的处决应该说是罪有应得。对日本法西斯来说,她已经被充分地利用过了,对于她的死活已不会在意。

  作为个体的生命,川岛芳子是个悲剧人物,但作为一个侵略中国的工具,她罪有应得。

上一篇:选择加盟连锁品牌创业这份防坑秘诀请收好

下一篇:圆通亮出“王炸”:航空、新基建、数字化